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 (社会学经典名著)

古斯塔夫·勒宠

  • 许多人凑在一起,就叫群体。
    不管他们是谁,不管他们是干什么的,也不管他们因为什么凑在一起,只要他们凑在一起,就是一个群体。

  • 首先是每一个人个性的消失,其次是他们的感情与思想都在关注于同一件事。

  • 任何一种精神结构都包含着各种性格的可能性,而环境的突变,却会让这种可能性表现得更为突出。

  • 他们在群体中的思维观念或是感情,在他们单独一个人的时候是绝无可能出现的,即使出现也绝不会形成具体的行动。

  • 所有有意识的行为,都只不过是遗传基因控制下的无意识深渊中的隐秘心理活动的产物,或许永远也不会有人能够在他的有生之年得以一窥潜意识的暗黑世界的真相

  • 我们经常会为我们的行动做出解释——但在这个旨在为了让人们信服的理性解释背后,潜藏的是我们根本没有说出来的真正原因。

  • 大凡事情一旦涉入到情感领域,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消失了。

  • 在群体心理中,原本是突出的才智被削弱了,导致了群体中的每一个人的个性也被削弱了。表现出差别的异质化被同质化吞没了,最终是无意识品质决定了群体的智慧。

  • 群体只有很普通的品质。

  • 群体只能从事最低级的劳动,而涉及到普遍利益的决定,只能由杰出人士组成的决策中心来作出。

  • 即使再高明的专家,一旦他们受困于这种群体意识,那么他们只多只能用普通人的智力与能力,用最为平庸而拙劣的方法来处理那些关乎重大的事情。
    群体的叠加只是愚蠢的叠加,而真正的智慧却被愚蠢的洪流湮没了。

  • 第一个原因:本能的力量,而激发一个人最原始本能的决定性因素是数量。

  • 数量在人类社会中会经常性地产生一种充足的理由。处于群体中的个人会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正义”力量,对他们来说群体就是正义,数量就是道理;即或不然,群体中的人也会有一种“法不责众”的想法,因而在他们的行为时就表现得理直气壮。

  • 单独一个人必须要为他的行为承担责任——法律上的和道德上的。
    但是群体则不然,群体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群体就是法律,群体就是道德,群体的行为天然就是合理的。

  • 传染——群体情绪的相互传染——对群体的特点形成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决定着群体行为选择的倾向。

  • 传染——感性的、本能的情绪特别容易传染,而理智的、冷静的情绪在群体中起不到丝毫作用。

  • 在群体中,任何一种感情和行动——只要这种感情与行动不合常理——都会很容易传染开来,其程度之强,足以让一个人随时准备为另一个与他毫不相干的人做出牺牲。

  • 人是一种理性的存在——他们都知道是非善恶,也知道趋利避害。
    但这种现象只限于个体或非群体的时候才会发挥作用。

  • 除非——除非有谁能够熟谙这种群体的特性与暗示的技巧,否则想平息这种群体的冲动是完全不可能的

  • 群体中的人会违背他的利益,拂逆他的习惯,他的一切表现都与他本人截然相反。

  • 群体之中的人与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没有丝毫的区别,这就在客观上降低了他们的存在价值。

  • 某些观念一旦与我们的思维习惯相抵触,我们就很难接受

  • 群体中的人,大脑功能是处于停滞状态的,最活跃的是脊椎神经——群体行为完全是脊椎神经刺激之下的本能性反应

  • 群体没有负罪意识,群体天然合理,他们无论做任何事情都是合乎正义的,因为他们的数量决定了这一点。
    数量就是真理——当群体中的任何一个人融入其中的时候,他就会感觉到自己的天然正确与合法,并意识到这种群体的绝对数量赋予他的力量

  • 群体相信一切不可能的事情,相信一切不合逻辑的事情,相信一切不合情理的事情,相信一切不存在的事情,但唯独——不相信现实生活的日常逻辑。

  • 因为一旦群体形成,他们就会于急切之中期待着点什么,无论是什么,只要能够让他们立即行动起来,他们就会欣然接纳。如果没有明确的指示,那么他们就在自己的群体无意识中创造出来。

  • 那些被记载进史书,业已成为史实的历史事件,也未必是有价值的产物。而那些皓首穷经的所谓智者,也远非像他们自己所说的那样秉笔直书。

  • 他们的生平对于群众来说无关紧要,群体想要的只是能够满足他们需要的、打动他们心灵的伟人。
    于是,关于他们的谎言被一再编造,直到和我们今日所知的形象毫无出入为止。

  • 当个人汇集成群体的时候,绝不会有集思广益这样的事情发生。相反的是,群体的叠加只能增加他们的愚蠢,智力反而会大幅度下降

  • 由于智力商数的下降,使得群体只能接受简单而极端的东西,即使在感情方面也不例外。

  • 一个民族会有自己的民族性格,却很少有人真正理解民族性格的含义,它其实是指
    支配着人们感情和思想的基本的种族观念。

  • 一个民族固然可以拥有感性气质,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促生艺术与文学的发展。但是这种情绪化的民族性格却万万不能过于严重,否则一切善恶标准、是非观念都将会被轻易地抹杀。

  • 因为它们已经变成了一种情感;只有这种观念,才是影响着我们言行举止最隐秘的动机。

  • 在历史上,表象总是比真相起着更重要的作用,而不现实的因素总是比现实的因素更重要。

  • 影响民众想象力的并不是事实本身,而是它们发生和引起注意的方式

  • 第一,偶像总是凌驾于信徒,处于高高在上的地位,这一点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第二,信徒总是盲目服从偶像的命令。
    第三,信徒没有能力,也不愿意对偶像规定的信条进行讨论。
    第四,信徒有着狂热的愿望,希望把偶像的信条广加传播。
    第五,信徒倾向于把不接受它们的任何人视为仇敌。

  • 在历史上同理性永恒的冲突中,感情从来都是战胜者

  • 无论是政治还是神学,或者是社会信条,如果想要在群众中扎根,就必须要采用宗教的形式。

  • 在这些事件的深处,统治者的权力并不是永远存在,有的只是永恒的群体宣泄。

  • 关于应试教育的题外话
    民族性格不仅不会被改变,而且还具有巨大的力量。我们可以看到,当某种观念从一个民族传播给另一民族时,总是会发生深刻的变化。
    人类是依附传统而存在的。因为只要脱离了传统,不管民族气质还是文明,都不可能保存下去。
    对于一个民族来说,最理想的状态是保留过去的制度,同时又用不易察觉的方式一点一滴地加以改进。

  • 制度是观念、感情和习俗的产物。
    一:以实用为制定依据,而不是想当然的推理,更不是机械地照搬。
    二:不要考虑是否严谨对称,而是考虑它是否行之有效、方便实用。
    三:除非感到有所不满,绝对不加以变革。
    四:除非能够消除这种不满,绝对不进行革新。
    他的独立思考能力和个人意识从来派不上用场。受教育对于他来说就是背书和服从。
    应试教育制度在社会等级的最底层创造了一支无产阶级大军,这个群体对自己的命运愤愤不平,随时都想起来造反。
    而在最高层,它又培养出一群轻浮的权贵阶级。他们既多疑又轻信,对国家抱着迷信般的信任,把它视同天道,却又时时不忘对它表示敌意,总是把自己的过错推给政府,离开了当局的干涉,他们便一事无成。

  • 在我们的生活中,能够帮助我们走向成功的条件是判断力,是经验,是开拓精神和个性!而这些优良品质,偏偏是不能从死啃书本中得来的。

  • 在年轻人的心目中,那种在学校中形成的幻想与美梦,在严酷的现实面前,彻底地破灭了,这种强烈的欺骗感、强烈的失望感,是一个心理素质不完备的青年人绝对难以承受的。

  • 诱发群众运动的间接因素相当于长时间的虫啃蚁噬,而直接因素则是强烈的地震、台风。

  • 即使是说理与论证,也战胜不了那些鲜明的形象。因为它们是和群体一起隆重上市的。只要一看到它们,人人都会肃然起敬,俯首而立。

  • 像民主、社会主义、平等、自由等等,它们的含义极为模糊,即使一大堆专著也搞不清它们究竟在说什么。然而,正是这区区几个词语,却蕴含着神奇的威力,它们被看成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各种极不相同的潜意识中的抱负及其实现的希望,全被它们集于一身。

  • 它具有这样的生机,都是因为它的鼓吹者是那些非常无视现实,因而敢于向人类承诺幸福的人。如今,这种社会主义幻想肆虐于过去大量的废墟之上,未来是属于它的。

  • 群众从来就没有渴望过真理,面对那些不合口味的证据,他们会拂袖而去。假如谬论对他们有诱惑力,他们更愿意崇拜谬论

  • 演讲者必须要遵循听众的思路,而不是自己的思路,否则他就不可能取得任何影响。

  • 理性永远存在,但文明的动力仍然是各种感情,就像是尊严、自我牺牲、宗教信仰、爱国主义以及对荣誉的爱这些东西。

  • 不管组成群体的是人还是动物,也不管他们为什么聚在一起,只要他们组成了群体,就会弄出一个头领,并且本能地让自己处在他的统治之下。

  • 在人类所能支配的一切力量中,信仰的力量最为惊人

  • 大多数人,尤其是群众中的大多数人,除了自己的行业之外,对任何问题都没有清楚而合理的想法。

  • 在群体的灵魂中占上风的,并不是对自由的要求,而是当奴才的欲望!
    他们是如此倾向于服从。因此,不管谁自称是他们的主子,他们都会本能地表示臣服。

  • 第一类领袖具有这样的特点,在某些条件下,他们本人也受人领导并不断地受到刺激,总是有某个人或观念在指引着他们,有明确划定的行动路线可供他们遵循,不然他们就不能发挥自己的作用。
    断言法、重复法和传染法。

  • 特别是当群体已经陷入狂热状态时,这时你所面对的就是一群脑子空空的躯壳,无论说什么,群体都会相信,而这时你所需要做的只有一样,就是大胆地给出结论,让群体开始振臂高呼。

  • 在聚集成群的人中间,所有情绪也会迅速传染,而这正是恐慌往往会在一瞬间爆发的原因。

  • 模仿其实并不属于群体的特征,每个人都有着这种天性。只要他看到,就会自然而然地模仿,模仿对他来说是必然的,因为学别人,是天底下最容易不过的事情。

  • 同一个国家的人,甚至同一个时代的人都非常相似。

  • 在现实生活中,名望对人的作用更大,它往往是某个人、某本著作或某种观念对我们头脑的支配力。而这种支配力,会完全麻痹我们的批判力,让我们心中充满惊奇和敬畏

  • 要意识到自己的名望,并懂得以命令的方式将它运用开来

  • 一场革命的开始,其实就是一种信念的末日。

  •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信仰的存在,才使得每个时代的人都在一个由相似的传统、意见和习惯组成的文明环境中成长,他们不能摆脱这些东西的桎梏。

  • 人的行为首先受他们的信念支配,也受由这些信念所形成的习惯支配

  • 人类世界中的唯一暴君,历来就是他们对死人的怀念或他们为自己编织出来的幻想。

  • 一切与民族的普遍信念和情感相违背的东西,都没有持久力,就像一条分叉的逆流,最终还是会回到主河道一样。它们只能是在暗示和传染的作用下形成的一种暂时现象,它们匆匆成熟,又匆匆消失,就像海边沙滩上被风吹成的沙丘。

  • 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媒体正在堕落。
    这种所谓的堕落,并非说这些媒体都在道德方面走了下坡路,而是说它们正日渐变得人云亦云起来。

  • 报纸仍然有相当大的影响,然而这只不过是因为它成了群众意见的传声筒,或是群众情绪的晴雨表。

  • 对于那些只想得到消息,对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所有断言一概表示怀疑的读者,这种意见的价值微乎其微。甚至评论家也不再能有把握地说一本书或一台戏获得了成功。他们可以做到恶语中伤,但决不能提供有价值的服务。

  • 现代人的历史观正在逐渐消亡。这指的是他们在判断问题的时候,很难秉承一个长久的标准。

  • 一个民族的民族气质,对于群体的性格有着重大影响。它是一种决定性的力量,限制着群体性格的变化。

  • 一个阶级能够出现,是因为他们的成员有着某种相同的利益、相同的生活习惯,以及几乎同等水平的教育程度。这方面的例子是中产阶级和农民阶级。

  • 人们在追求理想的过程中,从野蛮状态发展到文明状态,然后,当这个理想失去优点时,便走向衰落和死亡,这就是一个民族的生命循环过程。

2015-06-04 10:2916